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凌华薇 > 李国庆、“大摩女”的无聊之战

李国庆、“大摩女”的无聊之战

当当网CEO李国庆和所谓大摩女发生在周末的口水战陷于污秽,穷极无聊,受关注度却很高。企业家和投行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上市定价是不是资本对企业的欺压,还是双方磨合的产物?

首先想起曾参与的一个报道。2005年,四大行中首家破冰上市的建行,筹备上市之初不被看好,资本市场充满怀疑。但在上市路演结束后,建行董事长郭树清和当时的行长常振明单方面决定,将IPO价格提高10%。大摩亦是这单交易的主承销商,当时十分反对,这种罕见情况令全球投资人也十分不快,但建行十分坚持,遂提价发行。

成功上市两年多后,因中国金融股大热,建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被批“贱卖”。从郭树清到当时的汇金总经理谢平等,均公开表示“贱卖论”不成立。但并没有人来对投行秋后算账。毕竟投行只是中介机构,专业也好,狡诈也罢,是买房和卖方之间的桥梁,最终拍板的权力还是在企业家自身。如果企业家敢冒上不成市的风险执意提价,投行和投资人又奈你何如。

何况市场风云变幻,很难事先精准预测。成熟市场上市首日上涨15%是双方对定价认可的一个幅度,会被认为“准确定价”,但这样的精准其实很少见到,发生亦是偶然,意外才是常事。

当年瑞银在给民企定价时倒是以高价闻名,但遇到市场特殊时期,上市破发,使得投资人利益受损,企业家心理一样并不舒服,因此和投行家心理上产生距离感的,也有耳闻。

况且投行、创始人、投资人的利益未必是各自对立的。定价高对投行的利益本是一致的,众所周知,投行的承销费是根据承销总额的一定比例来收取;上市后市值膨胀,和仍持有高比例股权的创始人股东的利益也是一致的。

道理本来并不复杂,李国庆最初在微博发出的“创作”纯属牢骚,本可置之不理。但大摩内部员工,如果确认为其内部员工的话,以如此秽言开战,太过不堪,种种言论,已经严重违反职业道德、丧失专业素质,使所在机构蒙羞。如果我没记错,国际投行内部,并不允许内部员工开博、发贴,对外只能有统一的声音,管理严谨。难道金融危机对国际投行的冲击如此深远?真是不可思议。截至博文发布前,尚未联系到大摩的PR证实此事。

背景:事情的起因是2010年12月当当网(NYSE:DANG)在成立11年后终于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发行价16美元,估值11亿美元。上市首日开盘24.5美元,收盘29.9美元,在短暂波动后,事发前股价已经达到34.39美元。当当网创始人兼CEO李国庆对此十分不忿,认为主承销商大摩定价失误,在1月 16 日在微博上发表个人创作“摇滚歌词”大骂之。孰料引发两位被认为是“大摩女”的人士激烈的反驳,用词亦流于污秽,内容则十分劲爆有待确证,风头一时盖过李国庆。企业家和投行内部人员在企业上市后如此公开对骂,十分罕见。当当网今日发表公告,称“李国庆为个人行为”,“欢迎大家继续到当当网购物。”1月17日,当当网股价跌1.54%,收于33.86美元。

推荐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