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凌华薇 > 资金为何骤然变紧

资金为何骤然变紧

  6月22日,央行7天逆回购利率达到8.8%。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也一再飙升,从原来的3%-4%向5%突进,各类信托计划的预期收益率开始向11%看齐。

当天下午,央行网站贴出公开市场操作第四号公告,宣布周四(6月23日)暂停央票发放(详见财新网报道“市场资金吃紧 央行周四暂停发央票”)。

这是央行本年度第三度宣布暂停央票发放,比较罕见。2007年和2008年均只有一次央行暂停央票发行的公告。今年1月,央行两度宣布暂停央票发放,各为一周。那次的原因是临近春节,市场预期央行可能要加息或提存款准备金率,各大机构陷入资金饥渴,央行暂停央票发行,给市场注入流动性。

而此时,市场对央行可能再度加息和提高准备金率的担忧也已经达到了顶点。业内纷纷预期,在7月份,央行有可能再度加息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

生不逢时的是此时已经临近6月末,几大监管政策同时收紧:

本周一(6月20日)是最近一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缴款日,商业银行被解除的“枪械”在3600亿元左右,再度入库。而本周到期央票接近谷底,只有880亿元,换言之,此时即使停止央票发行给市场注入的流动性也相对有限。

半年报截止日临近,各家机构都要冲半年指标。贷存比需要达标,存款需要增长;但银监会已经自6月开始执行日均存贷比监测。所谓日均存贷比监测,酝酿于2010年下半年,早就宣布从2011年6月开始实施。所谓日均存贷比要达到75%的标准,虽仍是每月向监管部门报告日均存贷比的数字,但这样一来,商业银行年中腾挪,考核期末冲存贷比达标的空间已经大大压缩。

银监会关于资本金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也正在收尾。监管部门有关人士透露,基本框架已经确定,内容不会有本质性变动。对银行而言,杀伤力最大的,莫过于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将按照100-300%提取风险权重。

而银行对资本金的饥渴在同样孱弱的A股、H股面前一筹莫展,去年在银行股H股、A股倒挂严重之际尚能得在H股顺利配股的幸运之窗,此时已然接近关闭。

重重紧逼之下,中国的商业银行们普遍陷入流动性紧张。市场纷纷猜测,谁会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倒的骆驼?这个链条还会往下传递到哪里?

但是,换个角度想想,为什么银行就必须重复放大资产规模、再融资的老路一再循环?银监会此番资本之缰能够崩多紧?央行坚持货币紧缩的决心会不会因放松而前功尽弃?过于刚性的存款准备金指标是否应该更多让位于价格手段和公开市场操作?银行业乃至整个经济增长依赖新增资金饮鸩止渴的模式,是不是已经到了变革的最后关节点?

在长痛与短痛之间选择,从来没有轻松的答案。■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