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3月15日 01:30

尴尬的再融资新政

为何中国金融监管也总是走不出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怪圈?
 
从房地产宏观调控,到IPO(公开发行制度)改革,再到近期的A股市场再融资政策,用意虽好,却永远处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尴尬中。
 
最近的再融资新政,本意是为了限制再融资的套利空间,规制一些上市公司借定向增发疯狂圈钱的行为。但在新政从定价到锁定期都做了细致规定后,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给优质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和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制造了不必要的障碍;而18个月的融资间隔期,人为地捆住了那些处于快速发展期的上市公司的手脚,是又一起少数人生病、全体吃药的典型案......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4日 11:12

影子银行是否无药可治

       百万亿资管肆意横流,弄脏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给金融监管出了道旷古难题。有没有解?一时间看起来颇难。
 
  现在银行业的困境,与欧美银行业的历史有类似之处:银行业垄断收益下降,影子银行突破监管限制,从“金融创新”走向渐渐失控,最终酿成2008年的大危机,几十万亿美元的资产灰飞烟灭,华尔街成为被唾弃的众矢之的。但美元毕竟还是主要国际硬通货,金融风险可在全球分散,还有功能相对强大的资本市场,已成为其资源分配的主渠道,支撑资本市场的是与之相适应的司法体系,因此加上QE和相应改革,不出几年,便迎来复苏。
 
  我们孱......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3日 14:42

重组是机会

恒丰银行近期悄然启动股权重组:一方面,外资股东准备退出,另一方面,问题股东陆续被山东省国有企业赎买。从2016年3月开始发酵的恒丰银行控制权战,进入新一季(详见财新周刊2017年第6期“恒丰银行面临重组”)。

恒丰银行是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前后两任董事长都想推行员工......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2日 17:53

权力战胜了资本?

“宝万之争”起伏跌宕一年多,在监管部门和政府干预下,最终逆转。这个结果,算不算权力战胜了资本?然而,此案并不能这样简单下结论。

宝能希望在上市公司行使积极的股东主义,本是好事。中国太多的上市公司对投资者不负责任,确实需要掀起上市公司治理之战,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来约束内部控制人,来真正提升公司价值。然而中国至今还没有出现真正的Buyout Fund这类秃鹫基金,盘旋在资本市场上空,找准存在漏洞和改造价值的公司下手,通过换血管理层、清理业务板块,推动公司治理进步,推进财务重组,重整公司,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虽然此类投资者有“门口的野蛮人”之称,但......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6日 23:52

盖茨比的天堂

债市离普通投资者比较遥远。但金融市场中,固定收益才是真正的主流社会。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穷小子盖茨比转眼变成新富的发迹,就来自上个世纪30年代疯狂的美国债市。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6日 23:45

金融自由化的边界

虽然被证监会主席斥之以“土豪、妖精、害人精”,但“妖精”的资金动员能力、项目之激动人心,手法之酣畅淋漓,也引来金融从业者的不少艳羡。

和之前传统金融业者对互联网金融的“羡慕”差不多:这是一种对“自由”的向往。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6日 23:43

银行资管炼金术

星火燎原,银行资管已经成了社会各个层面加杠杆的弹药库。

一方面银行业贷款投放面临资产荒,一方面银行资管无所不能。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2日 10:34

装睡的监管

央行宣布要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一时间,市场人心波动,担心央行用广义信贷取代贷款规模,银行的资金面宽松不再,累及债市;又担心银监会将以此要求银行补足资本金和拨备,不但资产扩张受阻,而且资产的风险收益率被抬高,进一步加剧资产荒。

这样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银行是中国金融业......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2日 10:28

去杠杆的代价

从1998年开始,中国央行实际动用2万亿元货币超发,对冲了银行业化解不良资产的窟窿。幸运的是,这场花钱买机制的改革取得了阶段性成功。我们消化了不良资产,完成了银行业的第一次资本化与商业化改革,充实了资本金和拨备,没有带来恶性通货膨胀,还迎来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十年(2004年-2014年)。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9日 15:24

中国式次贷

所有的应对都应指向解决方案,而非拖延危机

今年5月,与《大空头》等金融畅销书的作者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在斯坦福座谈,谈到下一个金融风险策源地,他犹豫了一下,然后问,中国?

这样的预言一直很流行,但一直没有真正实现,为什么?

对比中国和美国的经济,打个比方,这两个国家处于一根横轴的两极,美国在右边,尽头是100%的自由市场。中国在左边,尽头是100%的政府干预。美国和中国当然都不在尽头两端。从1929年大萧条到现在,美国在往政府干预这头有所靠近,但总体还是在右端。中国从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在往自由市场这端移动,但总体还在左端。</......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9日 15:21

信心何来

欧洲非金融企业发债首次出现了负利率,更多发达国家加入日本的零利率阵营,美国对该不该加息仍犹豫不决。而中国,2015年已经出现了实际负利率,但名义利率至今还是正的。中国是不是也该走向零利率?近期“直升机撒钱”提法再现,实际是如何运用超常规的财政货币政策来挽救经济的讨论,正反映了这一思潮。这次中国主办G20会议,将结构性改革列为药方,令人眼前一亮。但结构性改革在各国如何落地,特别是在中国的内涵应是什么呢?

放水只能延缓危机的爆发,市场的日子短期好过一点,但经济不会自动衔接到新的动能上。如果其他方面无所作为,只靠持续放水,利率步步下沉,最后走到了零利率甚至名义负利率......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9日 15:17

从银联到网联

马云曾说过,要把支付宝献给国家,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这一天竟然来了。当然,支付宝将被收编的,只是理论上不应属于它的一部分:跨行清算系统。

在国家对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大框架下,支付宝和财付通这两大互联网支付巨头面临重大调整。它们在过去几年自行搭建的这套跨行清算系统,在经过彻底改造之后,将作为互联网支付的统一转接清算平台,纳入央行的多层次清算体系,由央行直接监管。支付宝和财付通再不能像过去一样如臂使指地支配平台。和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一样,它们属于这个平台的共建单位,网联平台本身则将完全独立地运营。

在过去几年中,支付宝和财付通的交易规模已然可以与世界......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9日 15:04

救市的问题与迷失的监管(2015年7月)

迷失的监管需要找回信念与原则,回归应有的监管职责,让市场回归长期信心

整个周末,关于救市的讨论充斥各个微信群。过去三周,中国A股上证指数超过30%的跌幅,使得A股回到了4月份时的股指水平。虽然距离此轮行情发动时的山脚还远,但疯牛的图形已经被破坏,投资者信心已失。

救市,救的谁?应该救谁?为什么要救?为什么是现在?现在不救,结果是什么?如果救市,让谁救?应采用什么措施是适当的?救市的代价是什么?

这是一连串的问题。不过主张救市者简单地跳过了其中的大部分疑问,而直接跳到了答案。  

他们认为目前A股的下跌已经在中国构成新一轮金融危机,危及中国的金融稳定,因此国家应该学习2008年美......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9日 20:16

不跟风QE会吃亏吗

面对低迷不振的经济态势,美欧日再度推出了量化宽松(QE)政策。有观点认为全球进入印钞机开动竞赛,甚而提出,中国若不跟进,就要吃亏。

这一吃亏的逻辑何在?生什么病,吃什么药,各国各自治的是自己的病,哪有看着别人吃的药自己也要一样的来一付的呢?2009年我们就勇敢而冲动地吃了一次。“4万亿”催生的房地产和基建泡沫后遗症,至今还未消退。

西方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迟早会产生效果,无论是延缓危机还是逃避债务。实体经济继续无力吸纳,会再度催生资本市场的价格泡沫,虚假的繁荣至少会让企业和投资人都感觉好受一点。对中国而言,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扬,会带来输入型通胀的压力。但没有供需拉动的大宗商品通胀......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4日 14:51

你们有没有这种报道

和十年前不同,现在各类网站天天可见财经负面报道。其中,有质量的优秀报道有不少,但不很多。

在报道发布前,只求一剑封喉,拒绝采访当事人,理由种种,其实仍是不习惯直面被批评的对象。报道若沦于片面,多事与愿违,这尚且可称不专业。

更有甚者,是近年来证券市场愈演愈烈的IPO“敲诈团”。在企业上市前的风口浪尖,以所谓负面报道换取经济利益,自诩为“盈利模式”。

市场竞争激烈,总有些追求“影响力”的负面报道出炉。此时,不管其真实性、专业性如何,拥有话语权的个别媒体就地取材,又作为敲门砖与当事人“谈合作”,竟成另一种生财之道。

如果不够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23日 09:46

资金为何骤然变紧

  6月22日,央行7天逆回购利率达到8.8%。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也一再飙升,从原来的3%-4%向5%突进,各类信托计划的预期收益率开始向11%看齐。

当天下午,央行网站贴出公开市场操作第四号公告,宣布周四(6月23日)暂停央票发放(详见财新网报道“市场资金吃紧 央行周四暂停发央票”)。

这是央行本年度第三度宣布暂停央票发放,比较罕见。2007年和2008年均只有一次央行暂停央票发行的公告。今年1月,央行两度宣布暂停央票发放,各为一周。那次的原因是临近春节,市场预期央行可能要加息或提存款准备金率,各大机构陷入资金饥渴,央行暂停......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1日 12:45

万亿平台贷款处理方案遥不可及

5月31日晚,路透社发的一则消息惊动业界。我的第一反应,此报道很不靠谱。第二天一早,各大媒体网站更将此“爆炸性新闻“作为头条。不少同行来电询问,我的建议只有一条,尽快找有关部门证实。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指,中国银监会、财政部及发改委,拟于6月至9月期间,处理2-3万亿元可能违约的地方政府债务。做法是将部分债务转入数间新设立的公司,并解除省级及市级政府机构出售债券的限制。中央政府将整顿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银行将承担一些损失,并会开放原先限制民间投资的项目。

在有关部门正式辟谣之前,从这个消息本身分析可知,所谓解决方案从时间、时机、内容上看,现在都无可能。

6-9月迫在眉睫,没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4日 01:00

百万亿银行资产的救赎

债市大发展,是逐步推进利率市场化、降低银行业资产狂飚的关键性改革
 
       中国银行业的总资产在2010年已逼近百万亿元,达到GDP总量的2.39倍,再度创下新高。这一数据的公布立即引来业界广泛关注。然而,立足于银行业本身的改革,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

拿中国的此类数据和美国类比,毫无意义。众所周知,美国经济不以银行体系为主要融资渠道。可比的是日本和德国,这两大主要依赖银行输血的经济体代表。根据这两个国家提供给OECD的数据,日本2008年银行业总资产约9.81万亿美元,GDP总量为4.32万亿美元,前者是后者......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8日 16:20

资本充足率传闻的真实信息

    五大行作为系统性重要银行,将接受监管部门差别资本充足率的新要求,农行尤为敏感
 
     。媒体报道有时把监管当局正在研究的一些政策进展作为新闻,这本身无可厚非。本来,研究中的政策也是新闻,甚至更有新闻价值。但一拥而上的跟风媒体往往在追踪报道时,将最早报道的“研究中”的定语去掉,当作现行政策去求证,往往得到所谓“辟谣”的结论,如获至宝,却对政策研究本身的背景、原因和真实的进展予以忽略,实际上反而误导了读者。比如此前财新网报道的央行差别准备金率公式因过于复杂被高层......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7日 13:53

小额信贷何以不是高利贷

去年10月传出印度小额贷款危机之时,业界即有担忧,全球小额信贷热潮是否会被迫转向?待到小额信贷的旗帜尤努斯被总理“逼宫”,这种感觉尤为强烈。(报道请参看财新记者陈沁在最新一期新世纪周刊上的文章 《尤努斯下课》)。

按市场的原则给农民或低收入者提供贷款,这是趁火打劫还是扩大了金融服务的覆盖,这在小额信贷业兴起之初就有争议。受过万恶的旧社会高利贷逼死人的“教育”影响,很多人都对小额信贷高于一般企业贷款的年利率表示不能理解。比如中国“农口”的干部们,对农民们要比国有企业们多支付的利息一直感到“不平”。

中国央行对高利贷的定义,来自10年前某人拍脑袋的“官方利率4倍”,也即28%-30%左右的水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