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凌华薇 > 何以求真

何以求真

丰富、真实、畅通的信息机制为什么最关键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让神州大地的春节黯然失色。与17年前的SARS疫情相比,这次抗击疫情的得失一言难尽,目前还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但有一点已清晰浮现:

信息机制的完善、畅通,是决胜疫情防治战的关键。无论对上还是对下,若隐瞒、压制信息,扭曲关键信息,就会错过防治疫情的最佳窗口期,也会大大降低全社会体系的应对能力,代价惨重。

缺乏真实的信息,社会就失去决策之本,无论是对蝼蚁如个人,细胞如企业,还是机器如国家。

何以求真?当下虽信息泛滥,互联网时代,信息发布的门槛低至一部智能手机动动手指即可,但泥沙俱下,甚至虚假信息当道,劣币驱逐良币,现实扑朔迷离,真相愈加难寻,甚至有人说,哪有什么真相?!

何为真相?真相不等同于事实,虽然事实是真相的基础。但单个事实可能是片面的;而真相是对复杂事物各个角度的事实进行逻辑梳理、科学考证后的分析与结论;再进一步,或能追寻到真理。

1978年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提出“实事求是”,就是一条真理。

如果一切能以求真为标准,社会各个层面的决策会有效很多。但这很难,求真之路漫漫,因为现实总是充满了各种片面的、错误的、虚假的信息,或是因视角造成的片面,或是出自利益动机制造的虚假,抑或是情况复杂,无法客观判断造成的错误。而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似乎不以诚实、求真为美德。正如本刊学术顾问汪丁丁所指出的,中国千年的传统是求善,而非现代文明社会的求真,但若“求善而不求真,善就是伪善”。

何以求真,才能穿透纷繁复杂的表象?

仅靠层层官僚体制控制下的的单一信息机制能做到吗?毋庸置疑,官方权威信息永远是信息体系的重要部分,政策是直接作用于市场经济的重要之手,政府信息公开化正是近年来积极努力的方向。但即便是官方信息,又分各个层级、不同部门,信息仍有在某个局部被操纵、隐瞒的情况。如何破?大数据需要来自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才不会被轻易扭曲,再经过专业人士和机构的交叉验证、分析、处理并监督,信息体系才能发挥作用,成为有助于公共部门做好公共服务决策的重要依据。

微观经济中的亿万决策者,也需要掌握真实可靠的政策信息和市场信息,才能做出准确判断,市场竞争才能趋于公平。尤其是金融投资,对信息质量的更以精准为要求。

政府、企业、媒体、个人能否以求真为基本原则,认识到提供真实信息,是社会基本责任? 能否建立起实事求是的诚实氛围,从机制上奖励诚实,严惩弄虚作假?

何以求真?即便一心求真,真相也不会自动浮现,而需要以专业精神和科学态度去求索。真相,首先需要以大量事实为依据;其次,需要大量专业机构和公民个人的参与甚至竞争;再者,需要分析者具备科学的态度和专业训练,去梳理、比对、分析各个层面的事实,分清虚假和真实,抓住关键性的重大问题,不断求证,才有机会逐渐逼近和发现真相。这个艰难求索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任意的干预,随意用谣言和失实来对求真者以偏概全,删除、噤声、训诫……势必阻挠对真相的追索,决策之树也就成了无本之木。

让我们记住李文亮医生生前的肺腑之言:“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让公开透明、实事求是、尊重专业主义、追求科学理性成为我们的基本态度,构建求真亦求善的现代文明社会,才不会缘木求鱼。

本文为《财新周刊》2020年第5期编辑絮语

丰富、真实、畅通的信息机制为什么最关键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让神州大地的春节黯然失色。与17年前的SARS疫情相比,这次抗击疫情的得失一言难尽,目前还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但有一点已清晰浮现:

信息机制的完善、畅通,是决胜疫情防治战的关键。无论对上还是对下,若隐瞒、压制信息,扭曲关键信息,就会错过防治疫情的最佳窗口期,也会大大降低全社会体系的应对能力,代价惨重。

缺乏真实的信息,社会就失去决策之本,无论是对蝼蚁如个人,细胞如企业,还是机器如国家。

何以求真?当下虽信息泛滥,互联网时代,信息发布的门槛低至一部智能手机动动手指即可,但泥沙俱下,甚至虚假信息当道,劣币驱逐良币,现实扑朔迷离,真相愈加难寻,甚至有人说,哪有什么真相?!

何为真相?真相不等同于事实,虽然事实是真相的基础。但单个事实可能是片面的;而真相是对复杂事物各个角度的事实进行逻辑梳理、科学考证后的分析与结论;再进一步,或能追寻到真理。

1978年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提出“实事求是”,就是一条真理。

如果一切能以求真为标准,社会各个层面的决策会有效很多。但这很难,求真之路漫漫,因为现实总是充满了各种片面的、错误的、虚假的信息,或是因视角造成的片面,或是出自利益动机制造的虚假,抑或是情况复杂,无法客观判断造成的错误。而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似乎不以诚实、求真为美德。正如本刊学术顾问汪丁丁所指出的,中国千年的传统是求善,而非现代文明社会的求真,但若“求善而不求真,善就是伪善”。

何以求真,才能穿透纷繁复杂的表象?

仅靠层层官僚体制控制下的的单一信息机制能做到吗?毋庸置疑,官方权威信息永远是信息体系的重要部分,政策是直接作用于市场经济的重要之手,政府信息公开化正是近年来积极努力的方向。但即便是官方信息,又分各个层级、不同部门,信息仍有在某个局部被操纵、隐瞒的情况。如何破?大数据需要来自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才不会被轻易扭曲,再经过专业人士和机构的交叉验证、分析、处理并监督,信息体系才能发挥作用,成为有助于公共部门做好公共服务决策的重要依据。

微观经济中的亿万决策者,也需要掌握真实可靠的政策信息和市场信息,才能做出准确判断,市场竞争才能趋于公平。尤其是金融投资,对信息质量的更以精准为要求。

政府、企业、媒体、个人能否以求真为基本原则,认识到提供真实信息,是社会基本责任? 能否建立起实事求是的诚实氛围,从机制上奖励诚实,严惩弄虚作假?

何以求真?即便一心求真,真相也不会自动浮现,而需要以专业精神和科学态度去求索。真相,首先需要以大量事实为依据;其次,需要大量专业机构和公民个人的参与甚至竞争;再者,需要分析者具备科学的态度和专业训练,去梳理、比对、分析各个层面的事实,分清虚假和真实,抓住关键性的重大问题,不断求证,才有机会逐渐逼近和发现真相。这个艰难求索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任意的干预,随意用谣言和失实来对求真者以偏概全,删除、噤声、训诫……势必阻挠对真相的追索,决策之树也就成了无本之木。

让我们记住李文亮医生生前的肺腑之言:“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让公开透明、实事求是、尊重专业主义、追求科学理性成为我们的基本态度,构建求真亦求善的现代文明社会,才不会缘木求鱼。

本文为《财新周刊》2020年第5期编辑絮语



推荐 0